DSC04853.JPG  

時間:2011/09/24(六)14:00
地點:新竹市文化局影像博物館/文字整理:君逸
出席影人:導演 邱生鑑

主持人:想請問導演為什麼想要拍攝這部影片呢?

邱導演:
 有了攝影機就會想去拍一些東西,雖然我並不是什麼科班出身,但在意外地獲獎後,就會想嘗試拍出社會上的現象,以及會消失的事物,保存在地的許多運動,時也是看到那隻牛在犁田,利用差不多半年的時間,將家人們之間的情感、對社會的關懷放在這部影片之中。

主持人:
 我從來沒想過稻米的成長需要經過這麼多過程,尤其是看到農人需要跪在地上鋤草的畫面,我再也不敢這麼輕慢地去對待一顆米,那我想知道導演是否為了這部影片做了許多田野調查,以及如何建構這個案子?

 

邱導演:
 其實我沒有做了多田野調查,但我花了半年時間去幫忙附近農家,於是居住在附近的居民常常會主動告知有關季節和許多相關的資料,當大家知道我在進行這部影片時,發現很多人開始會告訴我什麼時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,許多人會主動建議我可以保留怎樣的畫面,而我也跟隨著他們的建議去行走和拍攝。

DSC04870.JPG   

主持人:
 感謝邱導演把這種影像過程記錄下來,讓我們可以放慢心境,了解這個題材,那可否請導演聊聊關於《收穫者與耕耘者》這部影片呢?


邱導演:
 新竹是由宗教者做社會福利及兒童的養育,且非常完整,從這觀察到新竹人中有許多人默默為新竹付出,當時我為了尋求主題,剛好看到報紙,知道教堂默默在為社會服務很辛苦,卻沒有資金,於是想把這個題材拍出來,讓更多的單位知道這個內幕,爭取到社會上的資源。


主持人:
 這部片是用八厘米的影片,從一九七八年到現在是個非常久遠的旅程,而現在攝影機也越來越普及,當時這部影片甚至要送到國外沖印,邱導演可能是國內很早使用八厘米拍攝的先驅,那想請問從八厘米攝影機一直到現在人手一台攝影機之間,想請問為何當時用這樣的器材去進行拍攝?也想請問導演最近學習最新3D動畫的心路歷程?


邱導演:
 我想使用什麼樣的器材純粹是個人的興趣,我國高中時玩照相、之後玩電影,那時就覺得這些應該就是我一生最愛的東西,我也只會玩這些東西,反正我想只要喜歡,就會導入更深的領域,而每個人應該都有想保留過去、表現自己的想法,這種隱藏在內心的欲望是每個人都有的,也是一種表現慾的表達,想拍出屬於我個人的影片,所以我就會不斷的尋求題材,也進而讓自己了解更多的技術,3D動畫技術的確很難,但我沒有別的嗜好,剛好有機會就可以多去學習,述說自己的故事,跟更多人的人分享。


主持人:
 只要有一台攝影機或home vedio,就可以玩出影像,但如果把電影當作一個大手筆的投資,可能沒有辦法暢所欲言,但如果是DIY,玩弄影像,便可以講出自己的心裡說想。請問有沒有觀眾想要分享和影像相關的經驗?


Q:我剛才看到導演導的那部戲,其中有一桶米, 晶瑩剔透的,並且經過許多耕耘的過程,我突然間有種感觸,現在的小孩子沒有辦法去體會這種辛苦,尤其是他們都吃牛排漢堡之類的,如果導演還有再去記錄這些題材了話,是否會多留下這些片段,讓後人能看見這些影像。


邱導演:
 這部片是在六十六年拍的,保存了三十幾年,他的聲音和畫質老實說已經不是很好,當時裡頭的米廠其實不能打燈,而你還看得那麼清楚是很難得的,你說到要留給後人看,其實我並沒有想太多,現我們都可以利用手邊設備,把社區周圍的現象留下,因為一個人的視角畢竟有限,但如果大家都能有集體的創作,就像大家帶著一盤菜,就能炒出更香的菜,大家都能當導演,也許我能再把自己的作品帶進影博館,分享給大家看。也因為影博館和別的地方不一樣,他們的處事者都更知道該去做什麼,而我也玩著自己喜歡玩的東西


主持人:
 因為有許多前輩提醒我們什麼要做,所以我們也不敢偷懶,希望當地居民能一起留下當代的描寫,誕生屬於大家的共同影像資產。

DSC04866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sinchu Art 的頭像
Hsinchu Art

《光之旅程-新竹市百年影像藝術節》官方網站

Hsinchu 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